新闻中心

江门核电仅持续10天

时间:2019-03-13 11:59:37 来源:微信牛牛游戏 作者:匿名



突然宣布,突然取消了。中国核工业公司广东江门鹤山核燃料项目(以下简称江门核燃料项目)从匆忙宣传到取消公告仅持续了10天。

虽然一些专家表示,该项目的安全性非常高,当地官员已耐心地做了大量的解释工作,但对手仍聚集在江门市政府广场门前,坚决阻止该项目落地。直到7月13日,江门市副市长黄月生赶到现场,并取消了取消的官方文件,人群将被驱散。一个在该行业中具有相对较高安全系数的核电项目已陷入困境。

接受采访的专家指出,由于核电技术含量高,私人缺乏足够的核能安全知识,再加上中国核电开发企业与地方政府之间缺乏足够的信息披露和沟通,一系列PX活动和垃圾焚烧厂。在重大环境风险障碍的背景下,江门核燃料项目可能成为中国核能发展的分水岭和标志性事件。这背后的原因是中国的核电“雄心”可能是一个急剧的变化。

江门项目突然被取消

直到7月4日,江门市发展和改革局正式发布了为期10天的江门核燃料项目社会公告。中国东南沿海第一座核燃料加工厂的项目正式进入公众视野。由于宣传渠道只是地方政府网站而非大众传媒,因此一开始并未引起广泛关注。

直到7月9日深夜,《华夏时报》记者收到了来自广州江门的也门(化名)的新闻报道。据报道,江门当地人和其他地方的江门人一直在寻求各种渠道,以防止“核电站”在该地区降落。似乎反对“核危机”的风暴势不可挡。

观察人士指出,由于缺乏足够的初步信息披露,公众已开始酝酿恐慌。 “在短短10天的宣传中,公众不仅没有消化项目的核安全和环境风险,而且还刺激了公众防止项目降落。”到了11日,反对派的声音和行动达到了高潮。此时,当地政府忙于招架,然后邀请国内权威专家向公众解释核燃料项目的安全性和可靠性。在各种专家的解释中,最有说服力的是香港专家的意见。 “因为它(燃料电厂)不涉及任何核分裂,在你制作燃料棒后,你拿着燃料棒就不会受到辐射的影响。”香港知名人士,大亚湾核电站和岭澳核电站核安全磋商委员会副主席李玉芬在接受香港亚洲电视台采访时表示肯定。

江门在其公告中明确指出,工人接受的辐射剂量仅相当于接受X光检查。然而,外界仍然怀疑核燃料厂是否会对乏燃料进行加油(乏燃料棒将在回收过程中排放大量放射性物质),以及将采??取哪些措施来防止放射性物质的泄漏。

国际自然资源保护联盟能源,环境和气候变化高级顾问杨富强在接受《华夏时报》采访时说,即使是一个相对低风险的项目,如核燃料厂,也不应该建在像江门这样人口稠密的地区。它位于人口稀少的山区,靠近矿山。

“福岛危机”后的核能利用

江门核燃料项目是难产,是2011年3月11日福岛核事故后引起广泛关注的中国第一个核电项目。

杨富强认为,福岛核危机后,国际对核能利用的态度呈两极分化趋势。——。负面的结局是日本,欧盟等国家和地区;活跃的终点是韩国,印度,中东等国家和地区;中国和美国这是一个审慎稳健的发展态度,既不消极也不积极。

2011年3月16日,福岛核事故发生后的第五天,当时的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主持了国务院常务委员会,做出了四项决定:要求立即组织中国核设施安全检查。安全隐患;加强核设施运行的安全管理;全面审查在建核电厂;严格批准新的核电项目,并及时准备《核安全规划》并调整和改进《核电发展中长期规划》,并在《核安全规划》批准前暂停批准新核电项目,包括开展前期工作的项目。

业内人士认为,在福岛核危机之后,中国政府对核安全给予了前所未有的关注,包括批准“冷冻”的内陆核电站。2012年10月,《核电安全规划(2011—2020年)》和《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2011—2020年)》通过,除了将2020年核电假设目标从之前的8000万千瓦减少到8000万千瓦外,还完全停止了这一时期内陆核电站的批准。此前,截至2010年7月,在完成初步可行性研究报告的中国43个核电项目中,有多达31个内陆核电站。与此同时,大量内陆核电站计划进入“大选”阶段。

但是,由于中国能源极为稀缺的基本国情,以及水电风电太阳能不能暂时成为新能源支柱的事实,重启核电发展仍然是不可避免的。

去年3月5日,温家宝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要优化能源结构,促进传统能源的清洁高效利用,“安全,高效地发展核电”。被列入政府工作报告的最新态度被认为是核电“变暖”的里程碑事件。

加强核安全监管

在日本福岛危机之后,中国对核电项目和在建项目以及新核电项目进行了全面审查,合理调整了核能利用发展的长期规划。

2012年10月16日,国务院常务会议讨论了《核安全与放射性污染防治“十二五”规划及2020年远景目标》并在同月通过《核电安全规划(2011-2020年)》和《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2011-2020年)》再次讨论了它。在一周之内,如此密集的核安全规划和核电安全规划讨论很少,充分表达了中国政府在发展核电和重视核安全方面的谨慎态度。

在中国的最高层,据说有必要在极端安全的前提下“发展”核能。但是,中国现有的核电装机容量和长期计划仍然受到世界原子能领域的关注。

据数据显示,截至2011年11月,中国共有14台核电机组投入运行,总装机容量为1188万千瓦;在建核电机组27座,总装机容量2989万千瓦。根据目前核电发展速度,预计2015年装机容量可达4000万千瓦,核电发电占总发电量的5%左右。国际自然资源保护协会报告称,中国2011 - 2020年的核电发展正在高速发展。这是世界核电发展史上唯一的例子。杨富强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核安全监管部门应该是独立,权威和专业的,但目前,中国的核安全监管机构只有“专业”。

杨富强已提议向国家有关部门加强核安全整体改革。他说,中国核安全监管的职能分散在不同的政府机构中,包括环境保护部核安全局,工业和信息化部国防科技局以及能源局。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安全监督主要由环境保护部核安全局负责。在日本的福岛核事故之后,虽然各种机构的建立不断扩大,人员数量增加,但该机构的权力和管理权力没有改变。根据日本福岛核事故的经验教训,重新评估和改进现有监管机构是改善核安全监管的第一步。

杨富强建议,为了提高核安全管理局的监管权限,现有的核安全管理局应从环境保护部剥离,成为国务院直属的商业机构,并将分散在其他重要的核其他部委的安全监督职能。它还被分配给新的并命名为国家核安全监管委员会。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在福岛核危机之后,国家核安全专家在中国北京举办了“国际核安全研讨会”,该研讨会表明,有效的公众参与是确保核能安全的重要条件。必须建立相关的法规和机制,确保公众能够获得核反应堆安全的相关信息和渠道,并在核电厂批准,建设和运营的各个阶段接受和鼓励公众参与。公众的广泛参与可以监督和补充政府和监管机构的不足,促进核电运营商关注核电安全。

“江门核燃料项目是信息封闭和公众参与的重要一课。这种传统做法甚至会给中国未来的核能利用野心带来很大的不确定性。“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被警告。